bodu.com

软件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欢愉已过-送钞票

 夜夜无心睡眠,长久的清醒让人疲惫。

白日欢愉已散,自该静心沉睡,但心中有事,难以成眠。
今日见束河大叔,送钞票 他倒是先作招呼,问我近况如何。现在唯有笑着说好,再不知该如何应答。分明悲的无以复加,面对他时却浅笑淡淡。又对着他的背影出神,记忆里我甚是迷恋的男子原来他的背也不再挺直。
我知他近年未曾真的快乐过,且更添几分颓废。可恶劣如我,便是明知他过的不好,还爱处处与他添堵。前日高烧,糊涂之际居然不由自主打电话给他。时至深夜,他回我,找朋友去看看你吧,我先睡了。
挂了电话,觉得自己清醒许多,也不禁为自己可悲。我年轻任性,是曾多次折腾过他。可没想到,他于我已情淡至此。我发烧多日,若非苦撑不住,走投无路,怎会给他电话?
 
被拒之后,也断了找人来看我的念头。我能想到的人唯有他和小科。但小科早已离开丽江,远在千里之外。都以为我人缘极好,其实不然。至少病时无一人可依靠。后来还是浪叔得知我高烧不退,连夜赶来送药,哄我入睡才放心离去。
那时与浪叔并无过深交情,不过是常去听他唱歌罢了。连彼此联系方式都未曾互通。
一场病,看清了冷暖。我依赖小歪至此,却换来他一句我先睡了。莫小浪与我萍水相逢,却得他真心照顾。两两相较,心寒似霜。
也终知我原来已经将小歪折磨到这种地步,他已拒我淡我,我再是对他有情,也是枉作。
忽又想起小科,记得有一深夜我一人在酒吧买醉,半醉半醒之际给他电话,让他来束河陪我喝酒。本是玩笑,谁知一小时后小科真出现在我面前。他家住丽江市政府附近,赶去束河送醉酒的我回“天堂时光”,我想笑。小歪离我分明咫尺,却从不肯主动理我死活。而与我本无太密关系之人却每每顾我周全。我究竟何德何能,得他人真心以待?
 
分享到:

上一篇:在丽江的日子-送钞票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