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销售代表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醉酒为红颜残花因傲剑(转)

      时间悄悄流逝,我们经历无尽的痴恋,经历过平静到汹涌,最终躲不过暗樵的突袭。我们不想再沉迷,不想在这茫茫网海烟灭于尘土中,与其等待陨落,不如转身。于是,我与你告别,走出那噬人的情愫,放手了,沉重的背影,拖下长长的黯然神伤,帷幕,缓缓的拉下。
  日出日落,秋去冬来,曾经,文字在手中飞舞,淹没了你我的温馨,坠进荆棘苁林。回首时,当初的模样,如若昙花,怒放一刻,无悔一生。其实,有太多的牵挂,自以为可以克制,然,翻阅过去一幕幕,又有太多的理由足够让彼此不能忘怀。
  路太长,情更长,我们始终不能脱俗,强烈的犯罪感压抑着,在孤独的深夜洒落在彼此孤独的心里,那是一股砌骨的寒流。从没想过思想背叛灵魂,我们都被裹挟着,如孤舟独泛,随波逐流到连来时的方向都已经忘却,我们唯有告别。
  是否“最爱的人到头来未必适合在一起”。除了这句话,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安慰自己。曾经,能让我们彻夜不睡的呢喃,又能让我们安然入眠的甜蜜,一字一句,其境可是回味无穷。而不是若有所失。那时,深夜的夜色,在窗帘的缝隙洒进来。月光若有所得,直到黎明,晨光变成狰狞的魔鬼,再难用白昼与黑夜的分别。擦身而过,我们彼此不回头,让我们背后的距离逐渐拉远,直到消失……
  我们曾经共谱一首爱歌,弦律悠悠,锦瑟无端,只是,那些牵挂,那些悸动,我们捉不到,抓不着如流星飞过,稍纵即逝。那条思念的绳,我们无力捉紧,无奈放手。再回复来时的脚步。梦境里,不想过多的愦憾,只是清醒时,这一切的海市蜃楼,标上了“曾经”两个字。
  有人说“凋谢的玫瑰会落泪”,我想,那是一种凭花寄意的沧恸吧。我们也是,某天清晨,雨点轻飘,镜中的你我,憔悴让彼此心痛,那一刻,你会发现,掌中余温,逐渐冷却,刻于你心的名字,突然变得模糊,假如有日归来,你是否依然记得,那清澈的笑脸。熟悉的BBS,熟悉的人,走过,停下,怀想当初飞驰的日子,最后,终于给与我们活生生的噬咬,我们于是依依不舍放下手中的绳子。
  不得不承认彼岸之花只是纯真的幻觉。从来不曾想过告别,也从来不需要冷静,然,苦寻解脱却是无尽迷茫,归去时依觉黯然神伤,离愁别恨笑是陷于沼泽。终熬不过烈日的暴晒,握住的手,是否已叫做“放手”。只是,轮回是否因此而变关安静?其实,我们都迷途了,同一个地方出发,终点却背道驰往,兜兜转转,却始终回到原点。
  繁花过后,那时那地的盛放,我们那天错过,太多的太多,一切随风,全没因由。当我们不经意回头一瞥,正好遇见,已是桃花空折枝,所有的三世轮回,无情轰然倒塌。那歌声悠扬,音律幽怨,时光退去,我们依然能够看见,只是,当初的星光,让时间冲洗得暗淡。只因我们不再沉迷,平静属于你与我。
  大江东去,无非尘埃落定。
  终究,曲终,人散,萧瑟。

分享到:

上一篇:情感另释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