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董事长/局主席博客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我不会七十二变

 西游戏倒叙, 我不会七十二变,九齿钉耙也比不上那定海神针,那猴子法力通天,我能干什么?他可以大闹天宫,我只能大跪天宫。这天庭和佛界,妖怪与人间,像一个个卡的刚好的精密齿轮,这世界就这么毫无违和地完美运转,似乎大家都不觉得无聊。如来不无聊,玉帝不无聊,现在好了,连你个孙猴子,也说不无聊。你说你法力通天,一人可当十万天兵,可还不是像个普通人一样,打坐念经?无聊不无聊?无聊透了。这世界,让佛祖的归佛祖,玉帝的归玉帝。就是这么他妈无聊得好。七我跟杨戬聊天吹水的时候,这小子跟我说,最近妖界不太平。我说现在这妖界,一个个都老实得很,就算他爹是牛魔王的,都要给观音当个童子,你说其他妖精还有什么混头,当妖的是一年不如一年好玩。杨戬说你还真别说,这次这妖,有点本事。这妖先袭人间,玉帝排下去的天兵天将,一个个都被吃了,一个回来的都没有。我心里一惊,嘴上说这算个啥,当年你们十万天兵,连那只猴子也没挡得住。杨戬说我感觉,这次问题有点大。我说那你怎么不下去拿它?他说快了。下次,应该就是我去了。他说天蓬,说真的,冥冥之中我感觉,我这次可能有去无回。我说哈哈哈哈二郎神,你记得到阴曹地府了帮我问候下阎王爷,看他老人家最近身体好吗。杨戬把三尖两刃枪一提,寒光点点。他说天蓬,你记住,如果这世道有变,你就上广寒宫。一定要上广寒宫。我说你他妈说什么?杨戬已经乘云走远。八我听不懂杨戬在说什么,我也不想搞懂。这小子,就是喜欢装逼。生下来非要长三只眼睛,拿个兵器还是个啥玩意儿三尖两刃枪,还带条哈士奇,年轻时候还啥玩意儿劈山救母,声势浩大,都能评上感动天庭十大人物。真是有趣。这小子正经的很,也高傲得很,但这几百年来,除了猴子,就这小子愿意跟我聊聊天。当然前提是他不能叫我猪刚鬣。我一个不正经的猪,跟一个正经的神仙聊天,还挺好玩。后来孙猴子跟我说,杨戬死了。我说死猴子,你说什么玩意儿?这猴子浑身毛发发出火光,他说二郎神,死了。我说你逗我呢,当年南天门你不就是被他给摆一道,这小子法力高强,下去降个妖就能死?猴子看着水帘洞外下着的瓢泼大雨,说这妖,不凡。我说去你妈的,我不信。我不信,这个长三只眼的小子,就这么魂飞魄散了?我上天庭,看众仙皆戚戚然。太白金星说这妖怪实在是被低估了,不曾想二郎神也敌不过他,需要从长计议。众仙称是。我当下就火上三丈,我说你们这群劳什子玩意儿,当年抓猴子的时候一个个能得很,现在杨戬都死了,还不赶紧召集他妈的十万天兵下去擒那妖怪?玉帝瞥我一眼说,你这猪头,无用无谋,倒是喜欢耍嘴皮子,你怎么不自己下去擒那妖给他报仇?我心中凛然,热血激荡,九齿钉耙一横,背对众仙,说我老猪今天,也让你们这些太平日子过久了的神仙看一看,什么是他妈的骨气。我黑衣玄冠金甲加身,飞离南天门。这一刻,我不是猪八戒,也不是什么净坛使者。我是天蓬元帅。九当然飞出南天门之后,云上凛冽的寒风吹得我的热血有点凉。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当一只冷静的猪。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是有代价的,像那个特立独行的傻子,就送了性命。我看着这九齿钉耙,感觉并不如杨戬的三尖两刃刀拉风。那威力肯定也差了几个档次。这五百年,我的法力跟西游时候相比,长进甚微。连杨戬都搞不定的妖怪,我去不是送死吗。杨戬啊杨戬,你能劈山,你能遛狗,我都服,你能不能不要逞能?你都知道有去无回,还是去了,你是不是真的蠢?我去花果山,发现猴子已经打坐入定。坐在花果山之顶,宛若从未出生过一样。我说猴子,你跟我去,我们兄弟俩,联手把那个妖给干了。猴子不说话。我说孙悟空,杨戬跟你称兄道弟上千年,他死了,魂飞魄散了,给妖吃了,你就这么打坐,给他超度?猴子不说话。我说那也罢,你们都是一群懦夫,我老猪一个人去,一个人去给他报仇。你们都他妈的立地成佛去吧。我转身离去,悲从中来。我知道我没那个勇气。没有这猴子挡在我面前,我他妈的就是个废物。我这九齿钉耙,黑甲玄衣,都是他妈的纸糊的一样。我知道这满天神佛,都在看着我笑话。八戒啊八戒,即算这么多年过去,你还只是一头猪。只是一头蠢猪。十我乘云去南海,想着这妖屠戮世人,观音应当要出来管一管,帮个忙也好。却不料南海妖气滔天。整个普陀山,失去庄重的气氛,一片惨淡。不祥之兆。紫竹林东倒西歪,我一眼看到,观音身边的小龙女被钉死在紫竹林旁崖壁之上,她的胸前赫然插着一把三尖两刃刀。已经断了气息。整个普陀山,了无生机,连一只活着的苍蝇都没有。我到处找观音,观音不见踪影。整个普陀山,似乎只有我,与海浪的声音。我站在这无尽阒寂之中,感受这妖怪滔天妖气。它似乎,就在海底。十一当然我肯定是不会去海底的。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观音菩萨啊。平时她丢一个法宝都能解决事情,现在她菩萨入海,自身难保。我也只能干看着。这件事,已经远比我想象之中严重。我能感受到,以这南海为根,妖气正逐渐强大,四面呼应而起。妖界四方竟隐隐在呼应这绝世巨妖。我能感受到,天庭也一定可以。这些乱七八糟的神仙,现在都不知道慌成什么样了。我腆着脸又飞回一次天庭,看到天兵天将正不断集结。太白金星跟我说,这妖界似乎已经揭竿而起,四处妖怪作乱,为祸人间。比当年那妖猴,要可怕得多。我说那观音呢?太白金星摇摇头,双手合掌,说阿弥陀佛。九天诸佛,也将顺势铲妖。天兵天将,即刻准备出征。只是苦了这凡俗人间。都是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十二我与李靖哪吒父子,还有大部队的天兵天将,一同来到南海。毕竟我还没见过这妖怪长啥样。这妖盘踞南海,卷起巨大漩涡。漩涡之中黑气与佛光竟交融纵横,十分奇诡。李靖凝眉而视,说这佛光怕是从观音而来,这怪物竟能将佛气也为自身所用,了不得,了不得。十万天兵,都严阵以待。突然一个瞬间,海面破开,一条黑色巨龙长着硕大双翼,带着如地狱之火的黑炎喷薄而出,直冲天际。遮天蔽日,有鬼神之威。腾空而起,竟扶摇万里。这黑龙居然是一条西方巨龙。巨龙扬天吟啸,海水似被巨大力量击打一般,掀起海啸,海浪冲起千丈,向众天兵天将袭来。李靖玲珑宝塔祭出,哪吒混天绫迎风变作万丈,堪堪将水势挡下。众天兵天将使用法力,先锋冲阵,对着这巨龙砍下第一波攻势。这巨龙额前有个圆形标记,此刻正发出慢慢清辉,玄气纵横,竟形成一个八卦巨阵,将先锋的天兵天将都碾了过去。这是道家的法力。这巨龙的本源之力,竟然是道家之力。这龙明明是一条西方巨龙,战力惊人不说,从何而来不知,但其本源之力,竟然是玄气。我感到脊背发凉。我忽然想到杨戬跟我说的,他说天蓬,你记住,如果这世道有变,你就上广寒宫。一定要上广寒宫。我转身腾云而去。直奔广寒宫。十三三十六重天,如今一片狼藉。广寒宫旁,月桂树上,挂着吴刚的尸体。广寒宫内坐着一人,嫦娥在他怀中。竟是玉帝。他眉间黑气纵横,与玄气清光缠绕一起,跟那恶龙一样,诡异之极。嫦娥说天蓬,你救我。我九齿钉耙一展,跃进广寒宫,说你这老不死的,是中了什么邪。玉帝说你这蠢猪,前线送死不成,逃回这来,还想逞什么好汉?可省省吧,就你这卑微法力,钉耙武器,猪头猪脑,也想做那金甲圣衣的盖世英雄?我说玉帝,你真是心狠手辣,为了养那条龙,你连自己外甥都舍得搭进去。是杨戬叫我来广寒宫。那龙是道家正宗玄气所养,你他妈个天庭领袖,竟然跟恶龙勾结,祸害人间?真是白瞎了三清的眼。玉帝笑了笑,摇摇头说,猪刚鬣,皈依五百年了,你寂寞吗?我说我寂寞你妈。玉帝说你才五百年,我呢?我历经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方得玉帝之位,无极之道。我比你活的久太多了,也比你活的无聊太多了。你说活在这个世界上,得不到自己要的东西,又有什么开心?你可知道,我比你,更向往这不在五行之中的自由?你可知道,我比你,更痛恨这秩序井然繁琐的天庭?你以为我看向着广寒宫的次数,比你猪刚鬣看得少?我说我管你妈,你要以这么多人为代价换个自由,我天蓬就要拿你下来。你又以为,这世界上,哪个凡人神仙,活的轻松吗?活的是自己所想吗?玉帝说可惜了,猪刚鬣,你来的太晚了。那龙是我偶然在西天所得,自幼吸混沌玄气,如今汇合佛道妖三家之力,就凭那十万天兵,没有二郎神,连个孙猴子都降不住,又怎么挡得了这冥龙。我说佛祖会挡你,就像当年他收那只猴子那样。玉帝哈哈大笑,说猪刚鬣,你还真是天真。这天庭倒塌,你以为那如来老儿,会不高兴吗?当年那猴子大闹天宫,搅得天翻地覆,若不是我去请那如来,他会理这天庭半分吗?这世界,佛道终不两立,一山怎能容二虎。他巴不得看我这天庭被毁,他好将这世界佛道统一。只是这如来老儿没想到,这龙却是我养的。话音刚落,整个广寒宫轰然倒塌,那黑色巨龙身影蓦然出现在了月宫之上。张牙舞爪,浴血咆哮。看来那十万天兵,竟不能挡这冥龙半步。玉帝腾跃空中,与龙合二为一,他仙体融进龙身,这龙身上泛出点点清光,而后像恒星一样将整个三十六重天照亮。他说猪刚鬣,你看,我已经自由了。这天地再不能挡我半分,便是如来老儿亲自过来,也拿我没有办法。嫦娥归我,这天地也都归我。没有三清与诸佛,只有我。这三十六重天,七十二重地,唯我独尊。我看着他,仙不仙,妖不妖,可悲之极。我摇摇头。我说玉帝,你算错了。十四你算错了。龙体妖气纵横,他咆哮着说我算错了什么?我说你千算万算,也想不到为什么二郎神要从容赴死。因为他知道这世上,定有一个人会来,即算如来不行,三清也不行,这个人也一定会来。这人是你命中克星,即算你经过一千七百五十劫,他就是你的一千七百五十一劫。这人一千年前就让你束手无策,而到如今,也还是一样。他是这个世界,披着金甲圣衣的盖世英雄。那龙妖气与玄气交织,汹涌法力击打在我身上,我倒飞出去,意识模糊。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看到一个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的身影。和那一根一万三千五百斤的金箍棒。我默念说猴子,今天你不是什么猴王,不是什么斗战胜佛。你是齐天大圣。十五很多年以后,我问猴子,你成佛这么久了,你寂寞吗?猴子说我寂寞你妈。我说猴子,不能过了这么几百年,你还惦记着我妈,我说过了,有生殖隔离。猴子说你他妈不闭嘴,我就惦记嫦娥去。我说好好好,我闭嘴,你惦记谁都可以,我妈都行,但是嫦娥不行,那是我老婆。但你能跟我说说那天你怎么打败玉帝的吗?猴子说我不说。猴子说,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说好好好,你牛逼,你比唐三藏还牛逼。猴子不说话了。猴子说,新的天庭和玉帝都有了,往事就不要再提。让佛祖的归佛祖,玉帝的归玉帝。阿弥陀佛。还有。猴子转过头来。有空我们一起,聚个餐吧。

分享到:

上一篇:我问猴子,都成佛五百年了

下一篇:河南卫华起重设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