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草堂闲话:“阿基米德点之旅”后传

编造出一个幻像,然后顶礼膜拜。

                                             ——题记

 

行为的理由,不过是一颗待发芽的种子,发芽与否,只待一声呼唤,呼唤是编造一种真实,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当人类试图为自身行为的合理性寻找所谓的理由时,行为已经发生,编织事物存在的理由永远都可以是理直气壮地信手拈来。

 

这是明明白白的事情,如果坚定地以为自己或我们的行为一定是正确无误的存在,有些人只能走开,走开的人或者巧巧是可以使正确常在的智者;有些事将不会发生,这些事或者正好是可以人多数人更好活着的保障。自以为正确者获得是:走过来的人一定是满心期待的那一位,发生的事情一定符合逻辑的基本轨迹。这其实是幻觉,人,或多或少愿意在幻觉中安眠,一直都是,身处其中,谁也别想走开。这么撕开后看,觉得是理性,其实未必确切。

 

悉知人类善变的本质后,多数人基本上舍弃了为所谓的内在过程付出思考的努力,行为就是唯一说明。目标确立,JUST DO IT。至于后来,说服自己相信行为是出于情或理是一种相对平衡生活的基础,说服是如此精妙,本质上是因为平衡是被如此地需要,以至于个体行为的真实动机从来就不容易被基本的逻辑能力所捕获。大线条描绘人类行为特征后,行为主义悠然诞生,脚下这方土壤就是被行为主义者给予厚望的土壤。由是,在这儿,“务实”是很褒义的。

 

从来,一个以极端个人主义控制的国度一定会最大可能显示其合法合理合情,大肆宣扬其权力是群体选择的结果。而所谓的群体智慧,多数时候,基本算得上是对某些个体智慧的侮辱,独裁盛行说明了群体智慧的基本水准。就当下而论,就某以具体地方而论,说一句:不独裁不足以成事。对此,别怀疑得太紧。这么说是非理性的一种,是鼓捣人性真实的一个面。

 

或者,人生本身就是伪命题,伪命题没有所谓的正解。如果我们行为缘由来自荒谬而归于荒谬,一味想弄个明白行为原因的探究本身也是荒谬的。人道的、科学的、伦理的、宗教的,各家都可以对明明朗朗又风云多变的人生留下生动的注释,注释本来只适合于帮助理解或进一步理解。人,绝对不会获得理解就算了,于是有了膜拜,膜拜是相信,膜拜是相信中最不需要理由的那一种,这种相信是人类行为的自然趋向,利用它,是理性也是非理性,废弃它,是理性也是非理性。

 

爱上一个人是相信,皈依宗教是相信,从事科学是相信,投身政治是相信,相信到什么程度悉听一种召唤,召唤不过是权衡取舍之间做出一种选择:舍弃一些以便获得另一些。这是人类进化后获得的适应。

 

只要愿意,对任何决定要做的事情都可以这样鼓励一下自己,表明决心,显示勇气,宣扬执着,不一而足。本质上,或者只是在情理的两端和中间地带自由地灵巧地滑行,只要滑行的方向有了新的需要,就可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出其行为的合理性的理由,加上一个容易遗忘的人之本性,人类终于因其灵活性而如鱼得水,活得自在。

 

自在活着,是幸运的,不是吗?

 

分享到:

上一篇:草堂旧话:小心道德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GL (游客) : “编造出一个幻像,然后顶礼膜拜。”,人对神如此,人对某人也如此,这便是通灵。

    2012-09-23 12:19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