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北京继承纠纷诉讼案例之——被继承人日记能否认定为自书遗嘱?

 X1与王X2继承纠纷上诉案

 

裁判要旨:

我国《继承法》规定的遗嘱有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口头遗嘱等五种形式。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并明确表示对遗产的处理,否则不能成立。在案王X2之父所留的日记不符合遗嘱的法律规定,故不能认定该日记属于遗嘱。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X1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X2

2011
9月,王X1诉至原审法院称:我与王X2系姐弟关系,双方之父于20101223上午于朝阳区某某某市场去世,留有遗产某元。2009422晚上,王X2以父亲没有权利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其也没有义务要赡养父亲为由,将父亲从其顺义家中赶出。之后,王X2常年不与我及父亲联系,多年不尽赡养义务,直至父亲去世之时,都仍未见王X2的踪影。因此,父亲生前一直与我居住,并由我养老送终。现要求由我全部继承父亲的遗产某元。
X2辩称:不同意王X1的诉讼请求。王X1称我将父亲从家中赶走多年不尽赡养义务与事实不符。我父亲之前与后来的老伴在河北廊坊居住,后王X1将我父亲婚姻搅散,我父亲离婚,2008年底我父亲的房子也被王X1给卖掉了,没有地方居住。因王X1曾四处找人借钱不还,多人因此找我要钱,我与王X1无法相处,就对我父亲说因为他还与王X1有联系,所以我不能将他接到我这里居住,我说可以把我父亲送到最好的敬老院生活。因我无法看护父亲,我表嫂退休可以帮着照看,所以我表兄滕某及表嫂将我父亲接到他们家居住。2009年春节我还将父亲接到我家来。接回来的第二天,我父亲就与王X1联系,王X1说要给父亲介绍老伴,虽经我阻止,父亲执意要去,还因此给表兄滕某写了字条,说这个事情与我无关,但这实际上是王X1的骗局。后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我父亲被王X1骗走了,我多方打听也联系不到我父亲,经法院送达传票我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我父亲遗留的遗产某元应当有我的份额。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王X1、王X2之父于20101223因心脏病发生心源性猝死,发病至死亡大概时间间隔为10分钟。201023,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朝民初字第某某某某某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刘某偿还王X2之父借款某元,该案受理费某元,由刘某负担并向王X2之父给付。后王X2之父申请执行,被执行人刘某将全部款项某元交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执行庭,但王X2之父此时已去世,执行庭将该款扣留。经查,王X2之父的法定继承人即王X1、王X2
经了解,王X2之父生前有记日记的习惯,庭审中王X1提交王X2之父生前最后一本日记本,内有王X2之父于2006122120101126的日记,其中对王X1、王X2在不同时期均表达了不同程度的不满。王X2之父在20101115的日记中记载半个多小时前王X1她说她去了雍和宫求助,说不要和非亲戚来往,她将来丈夫仍是属猪的刘某,我死只有他俩送终,提防某甲,某甲通过某乙叫某丙要我财产,另我死后有财产官司,我一半财产要归王X2,过了年情况才可好转,她许愿要西单及德胜门房。X1认为另我死后有财产官司,我一半财产要归王X2”是王X2之父转述他人的意思,王X2认为该句话是王X2之父对遗产的处分。
经查,王X2之父原与妻子赵某在河北廊坊居住,后离婚,2008年其所居房屋由王X1出售,20089月王X2之父到王X2表兄滕某处生活,2009年春节期间,王X2将王X2之父接到家中居住,20094月,王X2之父的侄女将王X2之父接到其家中居住,20096月王X1将王X2之父接走共同生活至王X2之父去世。
X2称王X1以为王X2之父介绍老伴为由将王X2之父从其住所骗走并致使王X2无法联系到王X2之父。王X1对此不认可。庭审中,王X2提交王X2之父于2009128写给滕某字条一张,内容为我去北京,有人为我介绍一个老伴,此事与王X2无关。经查王X2之父2009423的日记,写有X2两次赶我出来,22日晚是第二次赶我,非把我赶出顺义不可,我在顺义住旅馆去都不行。
经王X1申请,证人邓某出庭作证称:我平时在朝阳区孙河乡某村开车扒活,那一天王X1打我的车去菜场买菜,当时我在车里坐着,有一个老头要上厕所,她也陪着,不久我听到有人喊,我出来一看,看到老爷子在地上躺着,王X1在抱着,我跑过去听到老爷子说家里有一些东西和财产都给王X1,当时我赶快走了,王X1给我车费我都没有要,我怕有事揽在身上。证人董某出庭作证称:我和王X1是街坊,我们出去买菜,他们去上厕所,我家孩子也要上厕所,我和孩子还没有出来,就听到王X1在那里喊,我就和孩子出来了,我说大姐你哭什么,她说老爷子的东西和财产都归她了。一审庭审中王X2询问董某你是否听到了我父亲处分了他的财产?董某改称我听到了,是老爷子说的,我再次复述一下,大爷最后说了一句话,当时孩子一看到大姐哭,我就害怕,带着孩子走了。X1认为王X2之父立了口头遗嘱遗产全部由其继承。王X2对上述证人证言均不认可。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本案被继承人王X2之父是否订有遗嘱,双方存在争议。就王X2之父在20101115的日记中所写另我死后有财产官司,我一半财产要归王X2”是自述还是转述,即便根据上下文仍难以判断。关于王X2之父是否在死亡之日立下了口头遗嘱,根据证人邓某、董某的证言难以认定口头遗嘱真实存在,其内容亦难以确定,故不予认定。现王X2之父遗留有某元案款,在不能认定其留有遗嘱的情况下,该款项应由其法定继承人王X1、王X2共同继承。王X1称王X2不尽赡养义务,王X2认为其因与王X1关系恶劣导致难以联系父亲,在考虑到王X2之父生前一年多的时间确与王X1共同生活的情况下,法院对双方应继承的份额酌予处理。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三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23月作出判决:一、被继承人王X2之父名下的(2010)朝民初字第某某某某某号民事判决案款某元,由王X1继承其中的某元,由王X2继承其中的某元;二、驳回王X1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王X1不服,以王X2之父留有口头遗嘱由其继承全部遗产,及王X2曾遗弃王X2之父已丧失继承权为由上诉至本院,要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由其一人继承王X2之父遗产人民币某元。王X2同意原判。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
以上事实,有北京市死亡医学证明书、(2010)朝民初字第某某某某某号民事判决书、原审法院执行庭证明、日记、公证书等书证、证人证言及双方庭审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办理。现被继承人王X2之父死亡后留有部分财产,在分割遗产时王X1称王X2之父留有口头遗嘱,根据我国法律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本案中,王X1述称王X2之父系心脏病发心源性猝死前口头将其财产留给自己的,并称当时有两名见证人董某、邓某在场见证。一审庭审中,董某、邓某均出庭接受法院询问。据原审法院开庭笔录记载,证人董某对此的陈述为我与王X1是街坊,我们出去买菜,去菜市场买菜,他们去上厕所,我们家孩子也要上厕所,我和孩子还没有出来,就听到原告(王X1)在那里喊,我和孩子就出来了,我说大姐你哭什么,她说老爷子的东西和财产都归她了。可见,王X2之父心脏病突发去世时,董某并未在现场,亦未听到王X2之父表述将其财产留给王X1,是事后听到王X1作出的相关表述;而在王X2询问董某是否听到王X2之父处分其财产时,董某又表示我听到了,是老爷子说的。董某之证言前后矛盾,本院难以采信。证人邓某对此的表述为“……我跑过去听到,老爷子说家里有一些东西和财产都给她,胖子(即王X1……”仅据此证言,不足以认定王X2之父确实留有口头遗嘱,亦不能认定王X2之父的真实意思系其全部财产由王X1一人继承。故王X1关于王X2之父留有口头遗嘱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王X1另称王X2曾遗弃王X2之父已丧失继承权的主张,根据已查明的案情,王X2之父原与妻子赵某在河北廊坊居住,二人离婚后,王X2之父到王X2表兄滕某处生活,2009年春节期间,到王X2家中居住,20094月,到其侄女家中居住,直至20096月王X1将王X2之父接走共同生活至201012月王X2之父去世。虽在案王X1提供的王X2之父日记在2009423记载有X2两次赶我出来,22日晚是第二次赶我,非把我赶出顺义不可,我住顺义旅馆去都不行。的内容,但事件全貌难以判断,亦很难判断该内容系王X2之父在何种状态下记载,且王X2之父在日记中对王X1和王X2在不同时期均表达了不同程度的不满,据此很难认定王X2有遗弃王X2之父的行为。故王X1的此项主张,本院亦不予支持。
另,我国《继承法》规定的遗嘱有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录音遗嘱、口头遗嘱等五种形式。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并明确表示对遗产的处理,否则不能成立。在案王X2之父所留的日记不符合遗嘱的法律规定,故不能认定该日记属于遗嘱。
综上所述,王X2之父死亡时未留有遗嘱,其财产应按法定继承处理,在分割遗产时原审法院亦考虑到双方当事人在王X2之父生前对其的赡养情况,对于遗产的分割并无不当。据此,原判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某元,由王X1负担某元,王X2负担某元(均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原审法院);二审案件受理费某元,由王X1负担(本院准予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席向阳—北京资深离婚继承律师

预约电话—151 1698 2995

席律师毕业于中国法学最高学府——中国政法大学,现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专职执业律师。

席律师从事律师行业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离婚继承纠纷案件的处理,凭借着深入的理论研究、丰富的诉讼经验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成功代理各类离婚继承案件数百件,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取得当事人充分认可,赢得良好口碑。

席律师代理的案件当事人多为优秀成功人士:民营企业家,国企老总,高级白领(私企高管,跨国公司、外企或国企员工),公务员,记者,演员等,绝对保护个人隐私。部分当事人直接聘请本律师为其私人法律顾问或其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

离婚业务范围:

1、代打离婚官司,包括:解除婚姻关系、夫妻财产分割、争要抚养权、离婚索赔、探视权纠纷、涉外离婚、解除同居关系、离婚后追索抚养费、离婚后变更抚养权、离婚后新发现财产纠纷、离婚后子女姓名权纠纷等各类离婚案件;

2、夫妻共同财产调查、离婚纠纷居中调解、离婚纠纷案件起草法律文;
3
、离婚法律咨X2、离婚心理咨X2、婚前婚姻生活规划、家庭理财咨X2等。

继承业务范围:

1、代打继承官司;

2、代书遗嘱、遗嘱见证、遗产信托。

3、继承纠纷居中调解等。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北京继承纠纷诉讼案例之——同一顺位继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