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学生习作: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兴国平川中学高二(17)班    
 
五岁之前,我一直叫你叔叔,依稀记得,每次跑去邻居家接你的电话时,我总是“叔叔”“叔叔”叫个不停。每当挂完电话时,小伙伴总是会问:“你为什么不叫爸爸?”小小的我虽然根本不懂“爸爸”的含义,可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脸上却总是一副了然的表情。不知从何时起,你开始让我叫你“爸爸”,在我青涩的“爸爸”声中,电话那头传来你爽朗的笑声。
听舅妈不止一次地说过,我只喝了三个月的母乳,尚在襁褓之中时,便被抱到外婆家。当外婆表明不想抚养我时,你却扬言要是她不肯,就不要我妈,于是外婆不得不答应下来。当第一次听舅妈这样说时,我内心充实怀疑,紧接着是对你失望,恨你狠心。
渐渐长大,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恨。开始觉得你不像一个父亲,更像是我人生中的过客。一年之中,几乎只是过年回来,然后正月初几又匆匆地走了。在弟弟出生前,你回来时总是会带些铅笔、本子给我,虽然这些东西大街上到处都有,但是,在小孩子眼中,从外地带回来的东西,肯定比本地的好,足可跟小伙伴们炫耀一下。而弟弟出生后,你基本不带东西给我了。而我,却总是能看到弟弟玩各种玩具。从小到大,我从未拥有过玩具啊,凭什么弟弟就可以有,凭什么你们就这样宠他?我渐渐发现,弟弟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想要一辆汽车模型,你二话不说就给他买了;他想要积木,你也给他买了……而我呢?我不止一次地在电话中叫你过年回来给我买一辆自行车,你也答应了。于是我努力地学骑自行车,没有人帮我,我一次次从那老式自行车上摔下来,又一次次地从地上爬起。我忍受着脚踝锥心的刺痛,只为了在你买了自行车后骑给你看。可是,你牵着我的手逛街时,路过卖自行车的商店,却瞟都不瞟一眼,径直拉着我走,头也不回。你也从未提过买自行车的事。还是后来我上初中了,外公陪我去买了一辆230块的二手自行车。而那辆破车骑了不到一年就坏了,自此,我再不骑自行车去学校,宁可一个人搭公交甚至一个人走路去。
真的,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我也读不懂你。我对你的恨日积月累,慢慢被岁月放大,终于在某一天爆发。记得那天因为你对弟弟的再一次偏心,我再抑制不住朝你吼:“我宁可不要这个弟弟!”你愣了愣,想要再说什么,却终是未说出口。于是,二伯从隔壁房间过来,拉我在一旁谈话。其实,我也很恼我自己,怎么就冲动了呢。我偷偷地看着在一旁发呆的你。猛然发现你老了,两鬓开始有了白发,岁月不知何时冲刷了你的脸,在你的脸上留下浅浅的痕迹;发现你的手泛着青色,那是因常年做牛仔服染上的,洗也洗不掉;发现你依旧穿着好几年前的衣服,穿着洗得几近发白的裤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新的干净衣裳。内心对你的恨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对你的心疼,对自己的懊恼。
我又何尝不羡慕那些时常有父母来看望的同学,但我知道其实你的爱不比那些父母少。你总是在电话中唠叨着:“上高中了,要多吃点,不要怕自己胖,你妈当年嫁给我的时候都是胖嘟嘟的,没关系。你要注意身体,不要感冒了……”最美的话也不过如此,却能温暖整个世界。
当听说一女同学家中的惨事时,我曾无耻地暗自庆幸:幸亏你还好,幸亏我在转身之后还能看见你。时光静好,岁月无恙。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分享到:

上一篇:和钟传松君

下一篇:学生习作:浮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