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学生习作:浮

 
兴国平川中学高二(17)班 谢兴辉
 
衣服湿透了,窗外雷鸣电闪,四周向着杂乱的风雨声,飞蛾或在白炽灯下胡乱地扇着翅膀,或在地板上打着圈儿垂死挣扎着,我的心底泛起阵阵寒意。那是穿透皮肤后随着血液流入心底的寒意,而这寒意并未让内心的浮躁沉静下来。我只能任由内心的浮躁与心底的寒意蔓延开来,与四周的浮躁共鸣,愈演愈烈。
起了将近一个星期的风,这意味着我已经将近一个星期没打羽毛球了。手痒了,心更痒了。在假期渐少的高中生活中,羽毛球已成了我唯一的娱乐与放松。化学竞赛、数学竞赛将近了,成为高三的日子将近了,高考也将近了。那日益增多的复习资料怎么也压不住浮躁的心。只有在球场上,才能获得片刻的悠然自得。每回转身,每个跳跃,每次挥舞,都如羽毛球一般轻盈灵动而又优美,潇洒自如,异常享受。有种脱离红尘、飘然成仙的错觉。而今风起了,我的心亦随之浮荡了。
前几日,受了些寒,一直频繁地咳,亦上吐下泻。经常在午夜乍醒之时,以为正躺在家中温暖的小窝,以为会有妈妈做好的温热的早餐摆在桌上,但一睁眼,只余一地失望。我还在寝室里,还在410室的5号床位上。窗边没有月光流入,只有走廊上些许惨白冰冷的灯光刺入。但请允许我把它想象成“床前明月光”。这或许便是所谓的“水土不服”“客居在外”“思乡思归”。家,真的是灵魂之归处。小时候,总想着快些长大摆脱父母的束缚,在外处逍遥。而今只是离家稍微远了一些,就这般思念了。那以后呢?只怕会更夸张吧!今早爸爸来了,感谢上天让我今早稍微晚了一会去食堂,才遇见爸爸。在校外,爸爸一直在问要吃什么,而我亦不想让分别这一刻来的太早,指这指那,比平时饭量大了许多。但分离还是不可避免。站在铁门旁,我望着父亲,一直咬着吸管,其实吸管还没插入豆浆中,只是在吸空气。父亲亦沉默地看着我,谁也不想说再见。而后父亲打破了沉默:“没有什么事了吧?”我摇了摇头,他也转身离去。我尴尬地迅速把吸管插入,而后目送他远去。
好了,夜深了。望着窗外紫色的闪电,只愿明天风止雨息心静。
分享到:

上一篇:学生习作: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下一篇:学生作品:棋局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