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5月28日《金湖快报》发表散文《苦楝花开》

 

 
  第三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苦楝花开
本文字数:1816

余春明

每天早晚健步走,我都十分注意路边的风景。想不到在大都市南昌,也见到了久违的苦楝树。这是在赣江大道靠赣江的一边,于一色的桂花树的行列中,突然冒出七八棵树冠巨大的苦楝树来。这应该是红谷滩当年原始状态的遗留,市政部门在开发此地时,特地将它们保留了下来,同它们一起幸存的还有两棵木梓树。它们似乎告诉我,这里当年也跟我的故乡一样,是原汁原味的农村。

两棵树大小差不多,粗壮的躯干,在一米多高处分出枝桠,枝桠也有碗口粗。枝桠上又伸出好多小枝杈,每个小枝杈的顶部都向四周长出一簇簇长长的叶子。叶子以枝杈为轴心,形似一把把小伞。不过这小伞丝丝缕缕,是遮不住雨的。叶子的柄很长,几乎比长长的叶面还长。这是苦楝树与其它树叶不同之处。这无数的小伞层层叠叠,组成一把巨大的伞,使苦楝树绿叶婆娑,远远望去,一片葱茏。

晚春时节,苦楝花有点姗姗来迟,这恰是它不与百花争春的表现。清明谷雨之间,苦楝树在桃李花早日凋谢后才陆续地吐出了长形小果的花蕾。花蕾不是直接萌生于枝杈上,而是在枝杈上有规则地冒出嫩枝,嫩枝上再层层冒出带长柄的花蕾来。这种嫩枝不长叶子,严格讲还是整个一簇花的花柄。大约过了一星期,花蕾会相继绽开。由于蕾小,花也很小。花冠为五片花瓣,花瓣狭小,彼此间隔稀,似喇叭般向四面翻开,直到底部。花瓣中央是个紫色的圆柱状包衣将众多微小的花蕊裹在一起。这无数的小花聚集在一起,争相开放,很像金银花。略带淡红色的花朵掩映在绿叶之中,不似桃花那样招摇,也没有杏花那样妩媚,一点也不引人注目。不过,在我看来,微风吹拂下,它们恰似无数个小精灵在跳舞,那样子要多活泼有多活泼。

看着这一树灿烂的苦楝花,我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童年。那时候,苦楝树是家乡唯一的不长在山中而生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的实用类树木。小的可用来做扁担,大的可以锯板做桌面、做板凳;笔直的可以做家具的硬料,弯曲的可以做犁辕。总之,家具、农具都离不开它。苦楝树木质坚硬,纹理细密,韧性好,最适合做农具。苦楝树扁担比起槠栗树扁担要柔软,挑在肩上略有弹性,感觉重量没有实际那么沉重;而且不易折断经久耐用。不过,村民舍不得在苦楝树那么小时就砍掉它,总想让它多长几年锯板做大用。

苦楝树板平实,经木匠刨光后略带暗红色,且纹理明显,似人工画有一条条不同规则的线条,很美。如果全用苦楝树制作的八仙桌,即使不上漆,只刷光油,也会显得十分古朴典雅,是难得的上乘家具。做大家具剩下的脚脚脑脑,还可以做小板凳之类的小型家具。正所谓“寸木寸料”,村民们都舍不得扔掉。记得家里摆在堂前的方桌,有三条腿父亲就是用自留地旁边的一棵碗口粗的苦楝树做的,只有一条腿用的是槠栗树。若干年后,苦楝树的腿完好如初,而槠栗树的腿却因地面潮湿而让蛀虫咬得千疮百孔。

村民们根据苦楝树坚韧的特点,寻找那种弯弓状的树桠做犁辕。当年,牛耕是农民种田无可替代的方式,而犁就成了最重要的农具之一。一般的木料要么木质疏松干脆,容易折断;要么怕水怕潮,容易腐烂。苦楝树兼具两种优点,当仁不让地充当了做农具的大任,犁耙水车哪一样都少不了它。于是经常可见到有人在苦楝树较小的枝条上吊上一块捆绑好的大石头,使之弯曲成犁辕状,待其长到一定粗细时锯下作为犁辕的木料,称之为“蓄犁辕”。小时候,我们也学大人栽树,把幼小的苦楝树苗移栽到房前屋后,要是成活了,定会得到大人的夸奖。

说起苦楝树的果实,也很特别。苦楝树花小,果倒蛮大,也是长长的果柄。果实初为青绿色,成熟时黄白色,果肉类似油脂,不可食用。果实聚集在一起,无论大小和形状都很像一串串葡萄。小孩子的我们,喜欢趴在树上,摘下果实,装满口袋,下来后玩瞄准抛击的游戏,很好玩。果实落入泥土,来年春天就会长出幼芽,于是,村庄里里外外,到处都可见苦楝树。

苦楝树还有“头心”、“二心”,甚至“三心”之说,只有“头心”才有用处,“二心”以上就不行了。树干的中心部位不结实,是糟心,类似于空心。外表很难分辨,锯开来才知是废品。二心以上的苦楝树是头心树砍后在树桩上再长出来的二茬树,碰到这种情况,会让人很失望。记得有一次,父亲手拿锯开的二心苦楝树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听:“人做事也要一心一意,三心二意害死人啊!”这句话我印象很深,至今都记得。

今天,当我再看到这花枝摇曳的苦楝树时,我眼前仿佛晃动着家乡人们的身影,他们就像这普通平凡的苦楝树,凭自己勤劳的双手,艰苦奋斗,点缀着田野美好的风光。正是因为他们,祖国的万里河山才如此壮美。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5月5日《精神文明报》发表

下一篇:2018年6月8日《湖口报》发表散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