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七律.从教三十五年感赋     三十五年是与非,半生心血李桃肥。 舌耕寒暑腰何折,笔写春秋发更稀。 雕琢从来高境界,栽培无处不芳菲。 一腔壮志今犹甚,喜看杏坛雏燕飞。

正文 更多文章

2018年7月27日《湖口报》发表散文《夜来香》

 

                                                                                夜来香

                                                                                余春明

  喜欢夜来香,缘于她名字的美丽。当初并不知道花开的样子,就因为这诗般的名字,我没有半点迟疑就从卖花老人那里买了下来。
  这是一株非常普通的小树,青中透白的主干上先是陆续吐出长长的叶子,随后主干越来越高,大概长至一米五六后,叶子与主干的衔接处又长出新的枝条,旁逸斜出,新叶也随之吐出。枝条上再长新枝条,生长速度相当快,到盛夏时节,已是枝条婆娑,枝繁叶茂。这时,更幼小鲜嫩的枝条上,才会挨挨挤挤地吐出一个个细长的花蕾来,犹如一只只小“鸡毛掸子”。
  夜来香的花蕾很特别,淡绿色。花柄较长,顶端是一只大致圆形的花蕾。白天,花蕾掩映在茂密的枝叶里,并不十分显眼,原因是花蕾和叶子是一种颜色。不如玫瑰、月季的红花绿叶那么招摇张扬,也不如茉莉、丁香叶花青白相间的惹人注目。如果不是有心人夜晚的造访,绝对发现不了她的淡雅浓香。
  夜来香的花,很小,有点类似于满天星。只是满天星呈红色,一个藤蔓的顶端只有一朵,而且盛开于白天。而夜来香的花显淡绿色,与叶子浑然一体,且一个枝条上都挤满了。每当夜幕降临,长长的花柄顶端的花蕾就盛开了。花冠为五个角,花瓣也连在一起,纯乎一个个标准的五角星,角与角之间相隔十分均匀,让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又如一个个嫩绿色的小喇叭,朝着夜空吐出那沁人心脾的浓香来。“喇叭”一直吹着,到了清晨,大多数花冠都会收拢,回复到未盛开时的样子,等到夜晚的再次来临,又重新绽开花瓣,吐出清香来。也有少数的“喇叭”天亮了还在吹着,忘情于清晨的美景,直到太阳出来才恋恋不舍地关闭。这也让早起的人得于看清“喇叭”里的秘密;其实也没有秘密,小花芯里并无花蕊,只仿佛觉得有少许仍是嫩绿色的花粉而已,香味应该就是由此而散发的吧。
  喜欢于明月出于东山、高挂于树稍的时候登上空中花园,如银的月光均匀地铺洒在各种花和树的枝叶上,有点光怪陆离之感。百花无声,万籁俱寂,玫瑰失去了白天的娇艳,茉莉没有了白天的清雅,一切都黯然失色不少。我想起了东坡居士吟咏海棠“夜深只恐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诗句,没有了高烛的照耀,玫瑰、茉莉们恐怕真的睡着了。白天的争奇斗艳、招摇张扬不让人疲惫不堪才怪呢!于是心里隐隐地为这些佳丽们疼起来,以貌取悦于人的日子也不好混啊!
  吁嘘之间,脚步移至夜来香前,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好香啊!这种香不同于玫瑰的热烈,也不同于茉莉的淡雅,很难用语言表达。如果勉强地描绘出来,应该就是介于热烈和淡雅之间吧,我暂且用“浓雅”来形容,待工于品味的高手将来再作定夺。为生计而忙碌,为所谓的目标而奔波的人们,经历了白天世俗的势利和人情的冷漠,如果能在月白风清的夜晚,站在盛开的夜来香前,嗅着这浓雅的异香,能不由开始的赏心悦目变得明目清心吗?这实在是一剂疗治心灵创伤、忘却尘世烦恼的良药啊!中医就曾经有闻香治病的“气体药”,我想,如果将夜来香的香气用人工收集起来,应该就是人世间的灵丹妙药了。
  有了这株夜来香,让我心里多了一份牵挂,再疲惫,再劳累,夜深人静我都会去看看她,哪怕是黑夜,没有了明月的陪伴。闻香而立,我会准确无误地站在夜来香前。黑暗中赏花,不是凭借眼睛,只能依靠嗅觉,说白了,应该是信赖感觉。有时甚至觉得比在月光下更心若止水,似乎心无旁骛,一切都不想,一切也都不愿去想,只想静静地站着,如高僧入定,荡涤心因尘世而沾染的污垢,斩断因****而滋生的烦恼。没有眼前滚滚红尘的干扰,安安静静地接受夜来香这味灵丹妙药的诊治,这疗效比起在月光之下要好得多。
  说是心如止水似乎不很准确。黑暗中品味夜来香,会对她油然而生敬意的。是啊,不屑于在白天招摇,一点也不媚俗;喜欢于夜深人静时静悄悄地开放,即使孤芳自赏也心安理得。我想若有前生,夜来香一定是位隐君子,痛心于现实的黑暗,不齿于世俗的龌龊,或逍遥于法外,或大隐于市,才修炼出今世的花朵之身,这浓郁的清香正是他高尚品德的香味啊。于是我眼前仿佛有不少的人影在晃动,他们之中有晋之陶潜,唐之太白……人们常说,一朵花就是一个生命,那么夜来香就是这无数生命中最高尚最美丽者。
  美丽的生命不一定非得十分惹眼,惹眼的东西也不一定就真正美丽。习惯于镁光灯的聚焦和荧屏上频频露脸的人们,很有可能就是攫取民脂民膏的蛀虫。而一点也不引人注目的清洁工、农民工们身上焕发的异彩是不为人知的,却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他们默默地绽放于“黑夜”中,吐露着浓郁的芳香,让人时刻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而这个世界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如燥热的盛夏掠过丝丝凉爽的清风。
  我又想到了人类最珍贵的东西——情感。人们表述相互的爱慕,常常是直率而热烈的,即使含蓄,也是一种委婉,被爱者自然会心有灵犀,明眼人更是心知肚明。而另有一种爱,则是不敢公开、有悖于世俗常规的。恋爱的双方只能在心里彼此爱慕,“暗恋”一词用于他们非常恰切。暗恋者,在“黑暗”中爱慕也。这种爱有时更纯真,比起光明正大的爱来更美丽。恋爱的双方由于现实的限制即使走不到一起,而这段感情却会永远埋藏于心,永远保持着那份超乎寻常的美丽,直至生命的终结。这朵盛开于黑暗中的鲜花,虽然结不了果,却在盛开着永不褪色的美丽。
  好美好美的夜来香啊!
分享到:

上一篇:2018年第7期《老友》刊登古体诗《

下一篇:2018年8月2日《嘉兴日报》发表散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