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光操纵性行为:研究证实简单动物射精也能获得快感

字体大小: 麦琪 发表于 2018-05-21 14:53  评论0条  阅读4686次 

   长久以来,人类花费了不少时间去寻找让动物高潮的各种方式。他们制造过人造阴道,也插入过内置电极,甚至为鸟类设计过鼓励它们交尾的头套。而来自以色列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施尔·泽-克里斯皮尔(Shir Zer-Krispil)创建了或许是有史以来最精湛的方法:她通过基因编辑技术,让受到红色灯光照射的果蝇自发射精。

 
  被光操纵
 
  雄性昆虫的腹部有一些特殊的神经元,会制造一种称为黑化诱导神经肽(corazonin)的化学物质来刺激昆虫射精,这种神经肽还可以控制昆虫的心跳。通常情况下,制造黑化诱导神经肽的神经元只有在一系列复杂求偶行为的刺激下,才会触发神经冲动,这套行为通常包括追逐、接触、鸣叫以及最终的交配。但是,泽·克里斯皮尔博士绕过了前期所有复杂方式——她通过基因编辑,让一种对红光敏感的蛋白控制了这一群神经元。
 
  经过基因编辑的雄性果蝇飞入红光照射的小房间,过了 30 秒后,它们的腹部蜷曲,然后就射精了。过了一会儿,它们又射了一次。在 1 分钟的时间内,它们平均射精 7 次,整个过程总共持续了 3 分钟。与此同时,它们还可以选择飞入没有红光照射的地方。但是,一旦飞进了红光照射区域,它们就倾向于留在那里。
 
  为什么使用红色的灯光?首先,红色光波非常容易穿透活体组织,即使是一盏顶灯,也可以激发果蝇腹部深处的神经元活动。第二,果蝇无法看见红色,因此可以明确它们的行动不受任何视觉吸引诱导。第三,红光的适合度——“我们当然考虑过这个问题。”——该项目的负责人盖里·肖海特-奥菲亚(Galit Shohat-Ophir)博士说道。
 
  通过这项实验,以及其他的一些实验,研究团队展示了性行为能给果蝇带来快感,或者更准确地说,雄性果蝇能够通过射精行为获得快感。果蝇射精释放的化学物质,与哺乳类动物在奖赏行为中产生的化学物质有关。科学家能够将射精与同时出现的其他刺激——比如嗅觉刺激——建立起联系,从而让果蝇形成条件反射。此外,射精的快感甚至可以替代其他奖赏行为:射精会让雄性果蝇降低对酒精的兴趣。
 
  被忽略的主观感受
 
  这个结论似乎非常明显,但是动物性行为的研究往往倾向于去色情化,对内容的要求也很严肃。因此,以往研究的重心一直放在性行为的发生机制和其演化优势上。而且出于对拟人论的恐惧,研究往往完全忽视略了动物的主观感受。人们常说,人类是唯一能以性行为“为乐”的动物,在这个高级俱乐部内或许还能勉强算上倭黑猩猩和海豚,但绝没有更多了。目前没有观点公开直白地否认动物也可以享受性行为,但这只是被完全忽视了。
 
  这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许多动物会在还没有生育能力的时候就交配,或者用无法繁殖后代的方式发生性行为。“我绝对相信,动物也会获得快感,”肖海特-奥菲亚说,“如果你从人类的角度来定义快感,这确实难以理解,但是快感事实上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生理机制,即使是低等的简单动物都拥有这样的机制。”
 
  举例来说,当果蝇交配时,它们的大脑会积蓄神经肽 F,这种化学物质是“奖赏行为的分子标记”,肖海特-奥菲亚讲道。即使没有发生交配,受到红光刺激时,瞬间释放的大量黑化诱导神经肽能在果蝇大脑中产生和神经肽 F 相同的效果。
 
  “我们可以把大脑的奖赏系统比作一个蓄水池,而神经肽 F 则是其中的浮标,标记着水位高度。” 肖海特-奥菲亚解释说。当水位较低的时候,果蝇会更加积极地寻求奖赏行为,来提高奖赏池的水位高度。例如,在一项较早期的研究中,研究团队发现,被剥夺性行为的果蝇对酒精有更强的喜好 (虽然和“酒鬼[barfly]”的梗不谋而合,但事实上,果蝇天生就以发酵的水果为食,酒精是他们日常饮食的一部分)。同时,在最新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大量释放黑化诱导神经肽可以削弱果蝇对酒精的渴望。在射精之后,雄性果蝇倾向于选择不含酒精的清淡食物。
 
  “这是我们首次看到大脑之外的神经元可以诱导奖赏行为,而这个过程不仅可以改变动物的内在状态,还可以改变他们对外来药物的感知。” 肖海特-奥菲亚如是说。
 
  奖赏系统的“货币”
 
  这项研究不仅仅局限于果蝇,其意义远超于此。哺乳动物体内有一种非常相似的化学物质——神经肽 Y(neuropeptide Y, NPY),这种神经肽同样可以作为奖赏系统的“心理货币”。在啮齿类动物中,应激事件会耗竭大脑中的 NPY,导致身体强烈渴望酒精。某些科学家正研究 NPY 水平与酗酒和药物滥用之间的潜在联系。
 
  “神经肽是最复杂,但也是研究得最少的大脑化学物质,”来自布朗大学的卡拉·考恩(Karla Kaun)这样说,“在许多物种的大脑中,神经肽调控行为状态的方式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不论是脊椎动物还是无脊椎动物。”
 
  这个结论很有用:研究果蝇神经肽系统的工作原理可能会比研究啮齿类动物更容易,因为科学家已经能够以更高的精确度调控果蝇中特定的神经元,正如前文提到的红灯实验那样。通过研究果蝇,肖海特-奥菲亚希望能进一步理解人类包括成瘾在内的许多行为问题。
 
  当然,这个团队仅仅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因为他们只研究了雄性果蝇。科学研究常常是这样的,即使在人类研究中,对女性快感的研究也远远滞后于对男性的研究(正如我的一个朋友在听了我的研究之后,对我说道:“我们计划首先完成雄性果蝇快感研究,随后再开展人类女性研究。”)。
 
  肖海特-奥菲亚已经做了一些关于雌性果蝇快感的前期实验,并且很快就会发表研究结果。与此同时,她给我讲述了17年前,由墨西哥科学家发表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发现,只要是以实际交配为最终结果的任何两性接触,都能让雄性大鼠产生奖赏效应。而对于雌性大鼠而言,如肖海特-奥菲亚所言,“只有当雌性愿意进行交配的时候,性行为才能使其得到快感。”
分享到:

发表评论评论 ()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输入验证码:

麦琪

词作家
杭州市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最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第一时间阅读到最新鲜最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